乱世中的“侠”与“情”

wellbet官方网站 admin 浏览

小编:其中反角形象深得观众认可。尹春芳胡金铨的武侠片极具东方美学意境和朴实刚健的诗意。徐克突破传统武侠片善恶分明的二元结构,设置多边矛盾冲突,更具戏剧张力。《龙门飞甲》

其中反角形象深得观众认可。尹春芳胡金铨的武侠片极具东方美学意境和朴实刚健的诗意。徐克突破传统武侠片善恶分明的二元结构,设置多边矛盾冲突,更具戏剧张力。《龙门飞甲》因人物群像多于个体塑造,感情戏被削弱。由徐克执导,李连杰、陈坤、周迅主演的3D武侠片《龙门飞甲》正在全国热映。该片延续1992版武侠经典《新龙门客栈》的情节,当年被付之一炬的大漠客栈重张酒帜,英雄侠士与厂卫公公的斗智斗勇又在大漠热闹开锣。无论是2011版还是1992版都来自著名华语导演胡金铨于1967年拍摄的《龙门客栈》。《新龙门客栈》和《龙门飞甲》继承《龙门客栈》的武侠精神。三部电影都在乱世之中,诠释了侠义与江湖儿女情。胡金铨在中国武侠片的发展史中占据重要地位,他的武侠片极具东方美学的意境和朴实刚健的诗意。这种风格在他《龙门客栈》里表现得尤为突出,该片也被认为是香港武侠电影史上的经典之作。说到底,武侠电影是对“侠义”做出解释。传统武侠文化文本里,侠义在主题上首先是“替天行道、除暴安良”,扶弱锄强是侠士的最高宗旨。《龙门客栈》的侠义精神与传统文本基本一致,通过营救忠臣的后代这一基本故事脉络体现出来。《龙门客栈》的故事来源于《明史》所载“夺门”之变。景泰八年,宦官曹吉祥等拥护明英宗复辟,以谋逆罪将忠臣于谦处死。这个曹吉祥便是大太监曹少钦(白鹰饰)的原型。电影描述东厂追杀于谦后人,引出于谦旧部与江湖侠士的仗义援救,主角萧少兹(石隽饰)和于谦并无瓜葛,仗义出手全因义愤,更彰显中国侠义精神的伟大。在《新龙门客栈》中,故事主体框架仍是营救。但与胡金铨不同,徐克将周淮安(对应萧少兹)的身份列为受杨雨轩(对应于谦)提携的八十万禁军总教头。除了侠义之外,还有一份私情在其中。《龙门飞甲》中,以赵淮安为代表的江湖大侠仍充当与厂卫制度斗争的桥头堡,从开篇杀死东厂公公,到与东厂人马殊死一搏,最后在寻宝宫殿里殊死决斗也正是这种侠义精神的体现。虽然三个版本的龙门客栈拍摄于不同的时代,但是电影的背景都毫无例外地选在乱世。《龙门客栈》、《新龙门客栈》和《龙门飞甲》也同样选择明末宦官专权的背景下,乱世成为他们共有的标签。“客栈”在中国戏曲中是一个云集三教九流的所在,充满矛盾冲突。《龙门客栈》以狭小逼仄的布局展示两方黑白分明的对垒,与美国电影大师西德尼•吕美特以小空间搏大冲突有异曲同工之妙。在电影开篇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的气氛下,随着锦衣卫和东厂的刺客逐渐增多,矛盾冲突越发升级,搏击双方保持对峙,冲突张力有度。相比之下,《新龙门客栈》升级了这种矛盾冲突。《龙门客栈》中人物则非奸即忠,黑白分明,但到了徐克那里,一改黑白分明的矛盾冲突,人物关系更错综复杂。客栈老板由忠义之士变成一个风骚泼辣的黑店老板娘金镶玉。徐克突破传统武侠片那种善恶分明的二元结构,设置几方不同的势力,构成多边的矛盾冲突。复仇、敛财、门派之争、情爱纠缠交织错综,从而使影片有了极强的故事性和戏剧张力,大大增强了影片的可看性。而《龙门飞甲》在某种程度上削弱了“客栈”的元素,在前期交代事件来源与后期夺宝纷争分散了各方在客栈的角力,这也造成了《龙门飞甲》戏剧冲突不够突出。周淮安曾无限深情地对邱莫言说:谁说乱世莫诉儿女情,其实乱世儿女情更深。“在三部电影中,《新龙门客栈》的爱情戏最为饱满张扬,周淮安、邱莫言、金镶玉之间的三角恋,金镶玉与周淮安之间的微妙情愫生动鲜活。《龙门客栈》中萧少兹和女侠朱伟之间的爱情表现得相当含蓄,仅有的几个镜头,让观众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而《龙门飞甲》中感情戏相对较弱,凌雁秋与赵怀安(即周淮安)之间的感情纠葛虽然一直贯穿其中,但因为人物群像多于个体的塑造,爱情戏也被削弱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fydecorate.com/wellbetguanfangwangzhan/2018/0221/6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